策勒县恰哈乡恰哈村的艾比布拉·伊明姐妹俩,2010年1月22日到山东青岛一家中外合资机械厂打工,短短两个月,姐妹俩就挣了7200元钱,并在第一时间把钱寄回家。艾比布拉·伊明通过电话告诉父母:在青岛打工,不但工作环境好,还有很不错的收入。

最近,自治区党委农办组成调研组,对和田地区的策勒县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策勒县近年来推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扎实、效果突出,尤其是在今年全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农民转移就业增收困难的情况下,第一季度,策勒县农民转移就业人数持续增加,组织农民到区外就业规模比上年明显扩大,这和全区情况形成反差。策勒县促进农民转移就业的经验和做法,对做好当前我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有重要的启示。

和艾比布拉·伊明姐妹一样,今年元旦刚过,和田地区大量农村劳动力纷纷外出务工创收。据和田地区农业部门介绍,今年第一季度,全地区累计转移农村劳动力10.67万余人,同比增长12.57%;累计劳务创收1.82亿元,同比增长37.7%;全地区农牧民人均实现劳务创收117.54元,比去年同期人均增收30.4元。

一、策勒县基本情况及农村劳动力转移现状

农村劳动力转移作为和田地区7项农民增收措施之一,地委扩大会议提出2010年全地区转移农村劳动力35万人、农民人均劳务收入达到680元、人均增收130元的奋斗目标。地委、行署将其列为2010年地区为民办的15件实事之一,采取强有力措施高位推动。

策勒县位于新疆最南部,昆仑山北麓,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南北长约468公里,东西宽约35公里-121公里,县境南越昆仑山与西藏交界;西南跨沙漠戈壁与和田县接壤;西接洛浦县;东与于田县毗邻;北部浩瀚沙漠与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相连。全县辖6乡2镇1街道,123个行政村、7个社区,全县总人口16.5万人,农业人口13.3万人,其中劳动力7万人、富余劳动力2.35万人,占总人口的17.6%,占劳动力的33.6%,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力富余县。近年来,策勒县高度重视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按照“山区户均1.5人、平原区户均1人”的转移就业标准,通过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服务和管理作用,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迈出了新步伐,走上了新台阶,取得了新成果。

围绕这一目标,和田地区有关部门、各县市始终坚持“政府组织引导为主,大户牵头带动,农民自愿参与”的原则,进一步加大领导,主动出击,迎难而上,充分发挥政府在劳动力转移中的引导、协调、服务职能,精心组织,全面发动,加快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步伐。策勒县专门抽调9名干部,长年在外联系用工单位,今年以来,他们已联系了32家用工单位,签订2万人劳动用工合同,第一季度全县转移农村劳动力5800人。其中转移到山东青岛、潍坊等内地城市的机械厂、拖拉机厂等厂矿企业务工的农村劳动力达到700多人,这些人与用工单位签订了1—2年的劳动用工合同,月均收入都在1200元以上。劳务输出大县墨玉县,充分发挥农村经纪人、协会的作用,今年第一季度转移农村劳动力1.6万人。

近年来农村劳动力转移数量变化。从2010年到2014年,策勒县累计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25.6万余人(内地转移1818人),创收64870万元,占农民纯收入比重的13.6%。

2010年转移劳动力45545人,创收9396万元,人均创收771元;2011年转移劳动力51288人,创收11555万元,人均创收928元;2012年转移劳动力52317人,创收12302万元,人均创收970元;2013年转移劳动力53188人,创收14596万元,人均创收1138元;2014年转移劳动力53612人,创收17021万元,人均创收1314元。

今年第一季度已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8225人,与去年同比下降7.4%,其中疆外输出474人,与去年同比增加428人、增长930%,实现劳务创收2092万元,预计到年底可实现5.2万余人转移目标,创收1.84亿元。

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员结构特点。从2010年到2014年,策勒县累计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25.6万余人。从性别结构分:男性14.07万人、占转移总数的55%,女性11.5万人、占转移总数的45%。从年龄结构分:30岁以下5.1万人、占转移总数20%,30岁-50岁17.9万人、占转移总数70%,50岁以上2.6万人、占转移总数10%。从文化程度分:初中以下25.47万人、占转移总数99.5%,高中1280人、占转移总数0.5%,没有大专以上人员。从语言沟通能力分:懂双语人员达到5500人、占转移人员的2%,其中经过培训达到双语基本沟通能力的有5000人,占转移人员的2%;不懂双语人员达24.55万人,占转移人员的96%。

二、策勒县促进农民转移就业的主要成效和做法

策勒县委、县政府长期以来坚持把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作为全局性工作放到突出位置安排部署,久久为功,建立起了农民转移就业的长效机制,形成了农民就近就地务工、内地转移就业和农民创业就业全新格局,农民转移就业在促进农民持续增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策勒县促进农民转移就业的主要做法:

强化组织推动,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一是加强组织领导。2003年以来,策勒县就成立了抓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专门机构,与乡镇企业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还成立了以县委书记任组长的统筹城乡就业和职业培训工作领导领导小组办公室,各成员单位都有具体的责任分工和任务分解目标。二是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专门制定了《策勒县劳务输出优惠政策》、《策勒县劳动力转移管理办法》,在企业用工、培训就业、管理服务等方面出台了财政专项奖补政策。三是强化指导服务。健全县、乡、村农村富余劳动力劳务输出管理网络,在车站等人员密集区域,为外出务工人员和企业用工搭建了信息服务平台,提供及时有效的劳务信息服务和保障双方合法权益的咨询协调服务。在棉花、香梨等农产品采摘季节,通过有效信息服务,引导农民自发组织到兵团、北疆农村务工。四是积极开展外出务工政策宣传。编制并免费向农牧民发放《农民工外出务工指南》等相关维权材料,为农牧民外出务工保障自身合法权益提供行为指南。

强化职业技能培训,创新转移就业培训形式。2007年-2014年,全县共组织各类技能培训4.4万人,培训就业率达到90%以上。今年以来,已经培训农民497人。一是创新职业技能培训。主要围绕林果业、设施农业、手工编织、汽车维修、食品加工等优势产业,以用工需求为导向,以项目为载体,通过“教、学、做”一体化,推动课堂学习、岗位实训、企业实习、订单式培训。职业高中坚持专业设置与市场对接,以联合办学、校企合作等形式开展多元化职业培训,目前已有地毯编织、服装设计与工艺、建筑装饰等13个专业培训项目。通过新疆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对口帮扶策勒县中等职业学校,探索建立了跨地区联合办学、开展“3+2”办学模式,有效提高了职业培训的针对性和实用性。二是深入开展农民实用技术培训。通过整合职业高中、人社局、农牧兽医局等部门力量,为”两后生“、农村富余劳动力建立培训平台,举办职业技能、农村实用技术等多种培训,每年培训超过1000人次,大批通过培训掌握一技之长农村青年,进城务工月工资在2500元以上。三是创新探索培训补贴新机制。2014年策勒县财政对经过企业培训并在企业签约工作一年以上的农民,一人最高补助4000元,加上自治区国家通过语言培训补贴1500元、就业培训补贴1800元,一人培训补贴资金累计达到7300元,有力地提高了企业培训农民的积极性。四是认真抓好技能培训鉴定工作。2010年以来,全县累计鉴定各类职业培训3.5万人,鉴定合格3.1万人,合格率达到89%以上。五是依托援建项目促进就培训就业。2010年,策勒县依托天津援建的妇女手工编织项目,建立了天津手工编织中心,每周开展交流展示培训,目前已开展培训33期,培训妇女7624人,其中2000人获得国家人社部颁发的资格证书。

扶持发展就业容量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加强农民就地就近转移就业工作。一是大力发展手工地毯编织产业。策勒县针对农牧民能快速掌握传统手工编织技能的实际,大力发展手工羊毛地毯产业。2012年和田地区受援9900架编织机,1架编织机可带动3人劳务创收,3个熟练工一个月可编织地毯30平米,按700元每平米计算,一个人可收入7000元。截止目前,策勒县在乡村建立的手工编织站点45个,成立地毯和手工编织社6个,建成地毯企业11家,就业人员超过1.47万人。2014年地毯销售收入7400万元,成为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产业。二是加大劳动密集型企业招商力度。2014年,策勒县通过天津援助项目,加快实施工业园区建设,重点引进2家服装企业实现落户,目前,企业已投资超过5000万元,2015年6月可正式投入生产,其中一家企业今年已招工300人。预计今年年底2家企业可带动1000名农民就业,明年年底可带动2000名农民就业。三是实施“短平快”项目促进就业。2014年全县第一批8个项目共新增就业人员933人,人均年收入1.8万-2.4万元,全年11个项目新增就业人员达到1093人。四是出台劳动密集型就业扶持政策。策勒县明确规定当地企业使用策勒籍农民工比重要达到60%以上。2012年以来,全县所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使用本地农民工人数都占到了用工总量的80%。

搞好疆外转移就业人员管理服务,积极拓展劳动力转移就业渠道。一是抓好疆外用工对接。策勒县通过疏通渠道,与山东青岛泰光制鞋有限公司、山东省健生食品有限公司、潍坊拖拉机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形成了长期紧密型劳务合作关系,形成了从农民工岗位培训、食宿、使用、工资结算等一条龙头服务合作机制。今年策勒县已与这三家企业签订了680人用工协议,目前已组织530名农民到企业培训和务工。二是建立完善疆外转移服务机制。策勒县在山东青岛务工人员集中的地区建立了4个务工人员联络服务站,并安排县乡会双语、有较强综合协调管理能力的5名干部驻企业带队管理,及时协调解决务工人员和企业之间在生活与管理方面的矛盾和问题。带队干部每半年一轮换,优秀干部返回后还能优先提拔重用。服务站统一管理务工人员工资,除为务工人员留足基本生活工资外,剩余工资由服务站连同工资条按季度统一寄回新疆寄到务工人员父母手中,这种管理方式既防止了务工人员乱花钱、为务工人员存了钱,又让务工人员父母看到了钱、打消了心中疑虑。服务站还设有医疗室、食堂、娱乐活动场所,为务工人员提供统一便捷贴心服务。三是积极做好务工人员慰问和家属联络工作。县委、政府经常组织有关部门领导前往内地对务工人员进行慰问,了解他们的需求,积极帮助他们协调解决碰到的难题。县农村劳务输出办公室还开设了网络视频,每月免费为外出务工人员与其父母提供网络视频服务。

积极引导创业带动就业,发挥特定群体在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中的作用。一是加大对自主创业扶持力度。主要是通过为自主创业者提供咨询、培训、落实创业贷款、开展创业指导和后续跟踪等服务方式,维护好农民自主创业就业积极性,鼓励农民从事个体贸易、餐饮旅游、交通运输服务业,发展民族传统手工艺品加工业。二是积极做好返乡农民工创业就业工作。针对有一技之长的返乡农民工,策勒县采取针对性政策措施支持其创业。两年前,一名维吾尔农民买提肉孜通过内地转移就业到了山东潍坊拖拉机有限公司工作,月工资最高拿到1万多元,不仅赚了钱还学到了拖拉机维修知识,回乡后选择了自主创业,开办了拖拉机维修厂,县政府积极支持为其争取创业项目资金8万元,这不仅圆了他的创业梦,还带动周边4个-5个农民青年实现了就业。今年全县已为13名返乡创业农民提供了贴息贷款52万元。三是积极落实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税收减免政策。从2012年8月开始,全县累计为3名创业高校毕业生减免行政事业性收费、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共累计减免8.07万元。

三、当前策勒县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面临的突出困难和问题

疆外转移就业面临困难。近年来受暴恐案件负面影响,在跨区域和有组织到内地转移就业工作遇到了阻力,主要是一些劳务输入地加大社会维稳力度,一些少数民族农民工转移就业受到影响。一些多年在外务工经商的少数民族农民工不断返乡,对于自发组织的劳务创收也带来影响。

betway必威官网,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直接影响就地转移创收。今年,受全国、自治区经济下行影响,对很多企业经营造成影响,用工岗位明显减少。据调研了解,策勒县最大的手工地毯编织企业古丽汗手工地毯开发有限公司今年一季度营业额同比下降了10%左右,直接影响到在公司从事地毯手工编织就业的人数和劳务收入水平,公司经营压力加大。

农民就业观念制约转移就业。受传统观念影响,策勒县大部分农民有“宁守家乡半寸土,不念他乡万亩田”陈旧保守思想,部分农村富余劳动力虽然经过技能培训,但未落实就业岗位。部分少数民族文化水平低、素质低,行为懒惰,缺乏吃苦精神,存在钱少的、活累的不想干。部分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失业人员就业观念落后,存在“等靠要”思想,对就业岗位挑剔,钱多的、辛苦的干不了。部分少数民族务工农民有“小富即安”的传统思想,打了几天工、赚了钱就急于消费享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劳动纪律性较差,降低了企业用工意愿。另外,少数民族青年都较早选择结婚生子,女性过早担负起了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任,也影响制约了少数民族女性外出转移就业。

促进农民转移就业的政策亟需强化。一是目前的财政补助资金少。策勒县反映,自治区扶持农民转移就业的各种财政补贴政策支持力度偏小,有些没有完全落实到位。加之县财力弱,能够支持农民转移就业的资金十分有限,特别是对有外出务工意愿,却没有路费的农民,目前只能靠财政资金垫付的办法解决。今年县劳动力转移办已从银行贷款12万元、财政垫付18万元用于支付农民工去山东的路费。同时,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培训当地农民、吸纳当地农民就业缺乏有效的奖补优惠政策,企业招工培训当地农民的积极性未充分调动。二是对南疆小微企业补贴扶持政策门槛过高。很多小微企业注册资金都在300万元以下,不能享受相应政策扶持。三是对有创业愿意的农民缺乏相应的政策支持。创业就业环境条件亟待改善。尤其是金融机构缺乏有效的金融服务,贷款门槛高。

四、促进当前我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的几点建议

当前我区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一季度全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人数同比减少19.9%,下降幅度较大,是多年少见的。面对新常态,要实现今年全区农民增收预期目标,必须更加高度重视抓好农民转移就业工作。从策勒县调研情况看,当前要强化五个方面重点工作:

要强化农民转移就业指导服务。当前各级党政要主动作为,克服畏难情绪,坚持把农民转移就业作为抓农民增收工作的重要切入点,从领导精力、工作部署、组织措施上层层推动抓落实,把今年自治区确定的农民转移就业200万人次的目标任务逐级分解落实到位。从全局看,南疆四地州农村富余劳动力有157.7万人,占全区农村富余劳动力总数的63%,这是我区农民转移就业工作的主战场,要更加突出组织推动,实行全区联动,加大农民就业信息服务、政策扶持和工作协调力度,确保今年南疆农民转移就业取得明显进展。

要努力挖掘疆内农民劳务创收潜力。一是要把农业内部就业增收文章做足。今年各地调整优化农业结构、扶持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多种形式的土地适度规模经营,都蕴藏了大量就业增收机会,要善于引导和鼓励农民在搞好自身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就地给专业大户、合作社打工赚钱。二是要全力扶持发展就业容量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吸纳更多农民务工创收。实践证明,自治区加快发展南疆纺织服装产业的决策十分正确,目前已经在吸纳农民就业增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要继续强化政策扶持,使就业容量大的企业尽快落地见效。同时,要采取由自治区安排定向岗位培训经费补助、企业使用农民工补贴等办法,支持疆内大中型企业、重大建设项目成行政建制使用当地农民工。三是要继续组织农民工参与当地基础设施建设。认真落实有关政策规定,组织和引导农民就地就近参与当地富民安居、防病改水、农田水利、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四是要加强兵团与地方、南疆与北疆劳务用工合作。强化兵团用工信息对接,引导更多农民工在兵团务工创收。支持北疆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主动使用南疆农民工。

要支持和引导农民创业就业。一是要支持农民进入二三产业创业就业。通过小额贷款、专项财政资金扶持等办法,重点支持农民发展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和民族特色手工业,依靠千家万户搞特色加工和订单联结,逐步聚集成为大产业,形成一批特色村镇。强化品牌创造,升级改造一批农村民族特色加工业,增强市场竞争力。对南疆的小微型企业、短平快项目在政策扶持上要区别对待,降低门槛扩大政策受益面。二是要围绕当地重大工业项目、园区等建设项目引导农民参与发展相关配套产业。鼓励农民通过合作社形式与重大项目建设建立关联服务,形成农村新的产业增长点,让农民得实惠。三是要引导农民发展休闲观光农业和服务业。强化规划指导,注重挖掘贫困地区人文历史资源,支持农民发展农家乐、牧家乐和农业旅游项目。鼓励农民参与城乡商业零售、交通运输、旅游、餐饮、物业管理、社区服务和家政服务。四是继续支持返乡农民工创业。对有一技之长且有创业愿望的返乡农民工,要善于区别化对待,帮助其解决创业初期面临的资金、经营场地、市场营销等方面的困难,扶持其逐步成长壮大。

要继续加大农民疆外转移就业力度。实践证明,促进农民到内地转移就业不仅仅是增加农民收入问题,而是从根本上提升农民素质,变革农民思想观念,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大举措,必须久久为功。今年自治区确定有组织到疆外转移就业的农民人数为1.5万人,其中南疆要达到8984人,占整个任务的60%。从调研情况看,实现这个目标任务还要付出艰苦努力。一是要增强信心。要提升对对当前组织少数民族农民到内地务工经商特殊重要性的认识,主动强化责任担当,努力克服各种矛盾和困难,在巩固内地已有用工渠道基础上,千方百计开辟新的转移就业渠道。二是要努力消除暴恐怖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要深入乡村向农民做细致的宣传教育工作,打消农民外出务工的思想顾虑,引导农民把“要我出去打工”转变为“我要出去打工”,形成示范带动效应。三是要积极协调对口支援省市强化对新疆农民到内地务工经商的支持。主动加强与对口援疆省市的沟通协作,建立起劳务输出协调机制,协商制定更加优惠政策措施鼓励条件允许的内地企业多使用新疆籍农民工。创造条件支持农民全家共同向内地转移就业。落实好向疆外输出农民工交通费补贴政策。在输出人口规模大、人员集中区域建立转移就业服务组织,帮助解决新疆籍农民工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实际困难。四要探索制定出台内地企业使用新疆籍员工补贴优惠政策。对内地接受新疆籍劳动力的企业,给予政策性的支持或补助,提高企业接收积极性,促使更多企业使用新疆籍员工。

要注重建立有利于农民转移就业的长效机制。一是着力提升农村劳动力素质。谋划长远,强化农民教育培训,从基础教育入手,抓好农村双语教育、义务教育和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实用就业技能教育。有针对性开展务农和务工技能培训,重视抓好外出务工农民的汉语言交流能力培训,积极开展农民创业能力培训。支持农村“两后生”直接进工厂当工人。二是注重引导农民转变就业观念。要在全社会大力提倡劳动光荣、劳动受尊重的社会风尚,摒弃以职业论高低,以岗位论优劣的错误观念,破除旧思想、旧观念的传统束缚,帮助农民树立自主择业、就业体现价值的思想观念。要鼓励农民尤其是新一代青年农民“走出去”,到富裕地方、发达地方、机会多的地方,择业就业,开阔眼界,在增长见识、积累经验中提升就业谋生能力。三是要尽快形成城乡一体化的劳动就业保障机制。积极探索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农村户籍管理制度、劳动就业制度、义务教育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支持农民向县城转移、向中心集镇集中。加快构建城乡一体化的就业信息服务系统,促进城乡劳动力公平就业。四是稳步推进农民工市民化。优化政策环境,解决转移农民后顾之忧,引导符合条件的农民在就业所在地安居落户,变农民为城市居民,实现农民身份的根本性转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