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几年的天猫“双11”,云南对外销售最多的农产品是普洱茶和三七;一部《舌尖上的中国》带火了全国各地的农副产品,也同样使云南的农产品火腿、松茸等在淘宝热卖。经过多年的打造,我省并不缺乏质量上乘的农产品,但如何能卖个好价钱,仍困扰着当地部门和农民。

沈鸿武说:“以前我们自己拉米去卖,一年只能卖掉几千公斤,按每斤2元钱来算,毛利润有2万多元。现在合作社按照每斤3.5元的价格,把我家的米全部收走,算下来,毛利润有4万多元。”

另外,农产品生产大多仍存在小生产大市场的情况,相比工业生产,由于产品数量不成规模,很难通过电商持续运作而获利。另外,农产品受季节和产地等因素影响,存在一定周期性,并不能保证一直“有货可卖”,特别是生鲜类农产品更是如此。如在网上热销的“褚橙”每年只固定销售几个月,销售完了网店也就只能关店等待下一年,难以形成持续的品牌电商。

图片 1
图:“1+1000”启动现场

记者调查了解到,“工业品下行”在我省很多县市都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农产品上行”问题在大多数县市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从各大电商巨头的农村交易额、各大快递公司在农村地区的布点情况等可见一斑。“农产品上行”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挑战,尤其是否能建立有效的农产品供应链上行服务体系。

图片 2

“农产品上行”并不仅仅是从下游打通渠道,开几家淘宝店就可以解决的,还需要一系列的生态体系建设,并非所有的农产品都适合走电商渠道,不同品类的农产品在标准化难度、QS认证难度、保鲜度、价值增值空间、物流等方面的要求是不一样的。2017年农村淘宝启动“纯净产地”IP战略,聚焦供应链源头的优质原产地,帮助当地优质农产品进入城市。2017年8月22日,在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北京举办的“新供给新农村新零售——农村淘宝兴农扶贫战略发布会”上,选定元阳县成为农村淘宝这项战略中的我省第一个“纯净产地”,通过整合供应链,将当地红米打造成精品农产品。

阿里巴巴集团公共事务总监郑威介绍,接下来将在广南、芒市、墨江等贫困地区及村淘合作县域陆续开展农产品电商扶贫项目,通过“互联网+特色农业”探索云南特色农产品上行及电商精准扶贫新模式。

业内人士分析,“云南的农产品品质好、种类丰富,但和消费者没有形成很好的连接,没有形成品牌销售。”据了解,目前全省经认定的云南名牌产品有648个。其中粮食作物40余种,名列全国前茅;蔬菜1800余种,松茸、牛肝菌等野生蔬菜就多达250余种,是名副其实的“菜园子”,但很多优质的农产品无法形成规模化生产,标准化程度低,缺乏品牌化运营的基础,导致价格波动大,很多时候优质无优价,这也是很多菜农宁肯让蔬菜烂在地里做肥料,也不愿意拿出来卖的原因——如果雇人收割和打捆,一斤菜的成本或比当时的市场价还高。比如今年4月份以来,永胜县的大蒜陆续进入市场,突然遇到较为剧烈的价格波动,导致8000吨大蒜滞销。在电商平台销售的过程中,就出现快递成本远超大蒜价格,快递公司无法快速有效支撑电商平台的订单的窘境。

农村淘宝近些年来与许多地方进行不同模式的合作,通过合作帮助许许多多的贫困户成功脱贫,而最近农村淘宝出了一套精准扶贫的新模式——“1+1000”,首先在云南开始启动。近日云南省农村淘宝“1+1000”电商精准扶贫启动,其中“1+1000”指一个产业基地加1000户贫困农民,旨在通过农村淘宝在当地的产业基地,对相关农产品的仓储、物流、销售以及大数据反哺的全链路进行整合,助推贫困种植户实现脱贫。而元阳红米成为“1+1000”首个合作项目。

运营之困

依托阿里巴巴集团“电商公司+元阳县粮油购销有限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电商扶贫新模式,打造1个元阳红米地标品牌,将帮助100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销售梯田红米,实现脱贫,这是农村淘宝正在元阳县开展的“1+1000”电商精准扶贫项目。

近几年来,电子商务开始陆续被列入地方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从县域电商的顶层设计、政策配套到资源配置,县域电商已经进入了一个全面的引爆期,并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电商模式,比如遂昌模式、义乌模式、通榆模式等。

在元阳,和沈鸿武一样的红米种植户还有近千户。按照种植计划书,他们对红米进行从播种、施肥、灌溉到收割的标准化种植,符合标准的红米将由农村淘宝包销。今年9月4日,元阳红米在农村淘宝上线12小时,就售出15000市斤。

农产品通过电商“上行”与传统批发直接由大车拉出去销售不同,只能通过快递解决,但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制约着农村电商的发展。每单成本不低,如果销售规模有限,物流成本会更高。另外,一旦某款产品热销,快递公司物流供应链能力不能快速有效的解决,也是制约电商发展的瓶颈。2017年8月2日至4日,天猫和聚划算举办“抢空云南山珍”活动。活动启动一小时内,来自全国的消费者就瓜分了3000斤新鲜松茸。据天猫商家“云南贡天下”介绍,娇贵的松茸保鲜期只有3天,运输过程中不能太冷、不能太潮也不能挤压。如何将松茸及时送到客户手中,考验着电商的物流供应链能力。经过多次试验,消费者的订单在机场内打包完成,直接装机飞往各大城市。除北京等城市可做到“朝发夕食”外,广州、深圳、杭州等地“吃货”们也可以在48小时内收到新鲜采摘的松茸。而这样的生鲜农产品销售所需的冷链物流,在我省农村的覆盖还很不健全,无法有效支撑生鲜农产品在电商平台广泛流通。

云南省商务厅副厅长朱非说,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启动农村战略后,云南成为全国首批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并进行村淘项目落地的省域。3年多时间,阿里巴巴集团农村淘宝业务已在云南31个县域落地,覆盖近3000个行政村,实现农特产品上行交易、物流快递包裹收发量连续三年增长超过40%。

农村电商的核心,在于打通“工业品下行”“农产品上行”的双向通道。但为什么几年下来,“农产品的上行”仍然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农产品滞销、农户亏损的新闻仍层出不穷,是什么阻碍了“农产品上行”?

往年的这个时候,红河州元阳县的红米种植户沈鸿武都要把自家种植的红米拉到县里去卖。但是今年,他家50亩产出的30000市斤红米早已被梯田红米专业合作社收走。之后,沈鸿武的红米将在元阳红米官方旗舰店里进行销售,并按照订单送到昆明、成都、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

农村淘宝工作人员介绍,将“纯净产地”选址在云南元阳,主要是针对当地的红河哈尼梯田。位于云南南部的红河哈尼梯田有着1300多年的历史,仅元阳县境内就有17万亩,梯田依山而建,种植出了独特的红米。据元阳县粮食局工作人员介绍,红米营养价值丰富,但因为物流基础薄弱,红米几乎很少外销,绝大多数红米收割后都作为当地人的主食在本地消化了。

目前,我省大部分农产品还没有成熟的品质控制标准体系,“农产品上行”面临着标准是否合规、质量是否安全可靠等问题。由于农产品标准化、品牌化程度较低,无法进行系统性包装和营销,不能完全满足市场对“无公害产品”“有机农产品”“绿色食品”等标准化产品的需求。

(责任编辑:中国农民网)

村淘运营小二土元介绍,此次合作先期选择了1000家红米种植户,制定统一的种植标准,统一播种、施肥、收割,按照标准化的种植指导,以当地市场价的两倍收购,再通过农村淘宝搭建的物流体系将红米销往全国各地。

产品之困

农产品大多运输成本高,许多农产品的物流成本通常超过商品成本的100%甚至更多,高昂的快递成本严重制约了电商的发展,导致大多数的农产品电商平台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物流之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