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哦,又要读报了!”3月3日吃过午饭,綦江区三江街道黄荆村几十位村民端着小板凳陆陆续续来到村敬老院坝子里,准备听新春第一场讲读会。

天还下着濛濛细雨,在三江街道黄荆村罗勇种兔场内,罗勇正打开兔笼,准备将一只只又白又大的兔子出售。“今天又有签下了325只商品兔的定单,每斤兔子8块5,预计第二批兔子收入近万元。”罗勇笑得合不拢嘴。

该村读报会始于2012年,一季度至少开讲一次,每期都会以《重庆日报农村版》为主,选取一些有意义的故事,供大家讨论,让村民增长知识,增进和谐。

一年前的罗勇还是一个在昆明打工的农民工,家里年近六旬的父母死守着几分地过日子,是全村出了名的贫困户。自街道开展以“三认、三熟”干部为主题的“三进三同”和“结穷亲”活动以来,罗勇便与三江街道党工委书记刘成结成了帮扶对子,成了刘成的“穷亲戚”。

这天讲读的第一项内容,是《重庆日报农村版》的一篇报道:长寿区果农邓成容与收购商对沙田柚价格只作了口头协商,没有签书面协议,在市场供不应求、其他果农纷纷提价的情况下,她仍然只能按原来商定价格卖。

在各项惠农政策的支持下,罗勇返乡创业,考虑到黄荆村城乡接合部的区位优势,利用家里闲置的房屋办起了种兔场,先期养殖种兔500只、肉兔2000只。在县、街两级推动和刘书记的引导下,罗勇扩大了养殖规模,投入40万元,新建1000平方米规模化养兔场,存栏兔子7000余只,闯出了一条“穷亲”变“富戚”的养兔致富路。

邓成容的做法对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今年虽遇天干,但政府专门为兔场打造了机井,还有消防车不间断的送水,兔场每天6吨的用水量基本保证,兔子繁殖生长不受影响。”罗勇如是说。据了解,罗勇种兔场现有兔舍20排,3850个笼位,存栏种兔1000只,目前出栏商品兔600余只,收入14934元,预计今年年底将出栏商品兔2万余只,年纯收入可达50万元。尝到甜头的罗勇告诉笔者,兔场每月都有固定的江津客商前来收购肉兔,整个重庆地区兔源匮乏,加工、餐饮业需求量大,兔业市场供不应求,市场前景十分可观。

“油滑的人,可能这次能多赚1万块钱,但明年别人还愿意跟你打交道不?”村民李开敏认为,既然协商好了,如果收购方不同意涨价,也只能少挣点。

“我的第一反应是应该涨价。”村里的养兔大户罗勇说,“但是这几年养兔子,我发现还是要讲诚信。虽然有点‘傻’,但从长远来看,未必就是吃亏。”

讨论完诚信,大家又开始“学技术”。

“我最喜欢这一块了。”罗勇说,读《重庆日报农村版》让他的养兔之路越走越宽。

原来,罗勇2008年返乡创业养兔,2009年时,他引进的1000只种兔因为拉肚子等原因死掉一半,而小兔的成活率只有两三成,养兔场几乎维持不下去了。

“有一次,我在村办公室看到了《重庆日报农村版》的养殖周刊,上面有很多养殖知识,心头激动得不行。”罗勇兴奋地说。

看了养殖周刊,罗勇才知道,可以给兔子注射大肠杆菌疫苗,防患于未然。果然,打针后,兔子们集体拉肚子的情况基本被遏止。

此后,罗勇根据报上介绍的知识,引进良种兔、用中成药预防兔病、改善圈舍环境——现在,他的兔子成活率达到了95%以上,成为全区“兔王”。

读报会除了强调好品格、传授致富之道,还能促进村民和谐。读报会的创办者、街道文化中心主任蒋焰介绍,在黄荆村五社,有两户邻里因为院坝地界的问题,从亲戚成了“死对头”。村里就特意选了两篇邻里关系和谐的文章,让大家讨论。

“会上没明说是哪两家,但大家心里都明白,都说邻里之间,该像报上说的那样‘让他三尺又何妨’。”同社的黄元淑说。趁着读报的势头,村社干部也上门做工作,现在这两家又开始串门走动了。

记者 罗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