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植树节,山西省吕梁市还春寒料峭,全市春季造林绿化动员会议就召开了。要让植树造林成为吕梁人的一种习惯和情怀。市委书记李正印提出,吕梁全市今年林业建设要完成三个100万亩目标:荒山造林100万亩、退耕还林100万亩、经济林提质增效100万亩,切实把造林绿化的过程变为群众脱贫增收的过程、变为村集体经济破零和发展壮大的过程,在一个战场上同时打赢脱贫攻坚和生态治理两场攻坚战。
贫困户为主体的合作社承揽造林,林业扶贫打造出吕梁样板
一个战场上打赢两场攻坚战,得从吕梁推行购买式造林模式说起。
所谓购买式造林,就是根据政府规划和标准,市场主体承担造林,一般3年后政府花钱买活树,造林者获得经济效益,政府和社会获得生态效益。2013年,山西省黑茶山国有林管理局首先在内部试点并获得成功,2014年,该管理局扩大购买式造林范围,开始与驻地政府——岚县人民政府合作造林。由于与造林者的经济利益直接挂钩,造林绿化的效率和质量大大提升,购买式造林搅活了一池春水。
岚县县委书记高奇英告诉记者,2015年,中央首次提出生态补偿脱贫一批的精准脱贫路径,立足全县宜林荒山多、贫困劳动力多、积存苗木多的实际,在与黑茶山国有林管理局合作造林顺利推进的基础上,县领导班子考虑:能否成立合作社带动贫困户把苗子栽到荒山上,增绿又增收。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进行改革:变以往的专业队造林为合作社造林,变招标为议标。当时我们是冒了点风险的,但县里的班子成员都认为,只要把住造林质量关,保证贫困户受益,这个创新值得冒险。高奇英说。
岚县的创新探索获得了成功,并很快在吕梁市、山西省乃至全国推广。李正印告诉记者,吕梁沟壑纵横、土壤贫瘠,生态脆弱与深度贫困相互交织、互为因果,面临生态建设和脱贫攻坚双重压力。岚县组建以贫困户为主体的造林合作社,采取议标方式造林,在一个战场同时打赢两场攻坚战,吕梁在全市加以推广并不断完善。2015年4月16日,山西省林业厅发布《关于积极稳妥推行购买式造林促进林业发展提质增效的指导意见》,正式把吕梁实践推向全省。2017年9月25日,全国林业扶贫现场观摩会在吕梁召开,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现场观摩后表示,吕梁的林业精准扶贫新模式、新机制、新制度,在很多地区可以复制推广,要在造林任务重的深度贫困地区,推广建立6000个造林扶贫专业合作社,优先安排造林绿化任务和建设资金,吸纳20万左右贫困人口参与造林、抚育。这次会议让吕梁样板成为全国路径。山西省林业厅副厅长尹福建说。
贫困户人均造林增收6000元,合作社带动作用日渐增强
在政策设计上,购买式造林所有环节的利益分配都向贫困户倾斜,保证造林工程精准扶贫。吕梁市林业局局长郝金光介绍,在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组建上,必须有60%以上的社员为贫困户;在收益分配上,规定造林项目总投入的45%以上用于劳务支出,合作社年度利润的60%根据社员投劳进行分配。在造林资金保障上,支持贫困户社员以扶贫小额贷款入股合作社,年收益5%。
造林扶贫效果立竿见影。赵开福是临县城庄镇郑家洼村开福扶贫造林合作社社长,去年他带领50个社员造林1000多亩。赵长启是合作社44个贫困户社员中的一个。老赵吃苦耐劳,去年造林挣了9600元,爱人李艳兰也顶起半边天,挣了8000多元,一家人顺利脱贫。
betway必威官网,吕梁市副市长尉文龙介绍,全市成立了1008个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吸纳社员24760人,其中贫困社员18784人。去年956个合作社通过议标承担造林任务96.3万亩,19648个贫困社员人均增收6000元以上。
三分造,七分管。除了造林,管护就业也是贫困户的一大收入来源。目前吕梁全市共设森林管护员6348人,其中建档立卡的贫困管护员4896人,人均年工资7000多元。
更大的增收潜力在于发展致富产业。对此,深度贫困村岚县王狮乡蛤蟆神村的村民们深有感触。
2016年,蛤蟆神村退耕还林2240亩坡耕地。村里的别样红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流转这些退耕地20年,种植沙棘。这给413户农户中的171户贫困户带来了多重收益,其中收益最大的是别样红合作社的51个贫困户社员。常从柱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流转了19亩坡地给合作社种植沙棘,前5年每亩可以从国家获得1500元的退耕还林补贴,每年还能从合作社获取50元的保底收益。去年常从柱参与沙棘造林获得劳务收入3000多元,之后他还可以在沙棘基地从事管护、剪枝、整形、收果等工作,一年至少能挣5000元劳务费。岚县副县长刘思昭介绍,5年后,退耕还林补助结束,沙棘也进入盛果期,按照目前的价格,每亩利润能达5000元,常从柱们每亩至少能分红300元。脱贫致富主要就指着它了。常从柱非常看好沙棘产业的前景,今年他还准备在自家的耕地上种上三四亩。
沙棘产业也给蛤蟆神村集体带来了活力。岚县林业局局长王志平告诉记者,村集体在土地流转期内每亩每年能获得10元的公益金,去年蛤蟆神村收入公益金22540元,集体经济首次破零。村里刚建了几个大棚,准备马上搞沙棘育苗,这脱贫攻坚的活越来越有干头了。
村支书马林珍信心满满地说。
为了让贫困户脱贫增收更可持续,造林合作社的转型升级在吕梁已被纳入议事日程。林子总有造完的一天,但群众增收的脚步不能停。郝金光介绍,很多合作社已经开始对社员进行剪枝、嫁接、防治病虫害等技术培训,以便更好从事经济林管护工作。一些造林合作社开始向村级农经合作社转型,拓展业务范围,发展林下经济,承接小型水利工程等。
吕梁底色由黄变绿,森林覆盖率年增1个百分点
车行临县,高速公路两边都是黄土高原丘陵沟壑。以前这个时候,山上都是黄秃秃的,因为农民在这里广种薄收,水土流失严重。退耕还林后,合作社在这里种上了树,你看,现在一片片油松透着绿色,等天转暖了,山头就郁郁葱葱了。随行的山西省原政府参事、林业专家王加强教授向记者介绍。
城庄镇小马坊村生态经济林综合治理工程第五标段,山腰上的油松迎风摇曳,山顶上一片片核桃林生机勃勃。镇党委书记成小龙说:这油松种起来不容易,大家用绳子把自己绑在半山腰挖树坑,用肩膀扛水上山浇树。临县林业局局长冯清照告诉记者,15家合作社在这里造林3万亩,大家心里有劲头,把这里的林子当作自家的林子种,目前存活率在85%以上,之后还会在林间套种中草药。等再过几年,这里的荒山秃岭真的能变成金山银山,我们的日子肯定会更红火。小马坊村村民张春平说。
这样充满希望的山头在临县还有许许多多。临县县委书记张建国告诉记者,2017年,临县以258家造林合作社作为主力军,完成造林面积34.92万亩,接近全县十二五期间造林绿化面积的总和。去年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中,其中一张反映我国生态成就的大幅照片就是在临县的东山拍摄的,照片上漫山遍野的油松层层叠叠。我们感到很自豪,也充满了干劲,再过几年,我们这里的宜林荒山和25度以上陡坡地将全部实现绿化。张建国说。
不光是临县,在吕梁市采访,问起近些年的变化,很多群众都会自豪地介绍:周围的山都绿起来了,我们的腰包逐步鼓起来了。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吕梁市森林覆盖率以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成为山西省由于造林绿化自然环境优化率较高的城市之一。吕梁山区贫困山乡的底色正由黄变绿,绿水青山的含金量正逐步展现。(记者
顾仲阳)

绿水青山
这是摆在吕梁市面前的三个难题:230万亩25度以上陡坡耕地全部退下来,330万亩宜林荒山全部绿起来,“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的793个深度贫困自然村、11.6万贫困人口全部搬出来,实现“人退绿进、村出林入”。
地处吕梁山生态脆弱区的岚县,境内有30万亩宜林地,全县3.7万贫困人口中,九成生活在生态环境相对恶劣的区域。同时,岚县也是育苗大县,到2014年共建成1.67万亩育苗基地,但到2015年底全县优质苗木积压了3.8亿株。
2016年,岚县“绿化高手”马兰柱牵头成立“林得财”脱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开始探索“购买式造林”:将积压的苗木就地消化,栽种在自己的土地上,1年造林3年管护成活后,政府购买验收合格的林地。随后,这样的造林合作社在当地逐渐扩展为47个。
“群众的参与动力被激发,宜林荒山多、积存苗木多、造林资金缺的难题也被破解。”白晋华说,“购买式造林”探索成功后,吕梁市又试点合作社造林、规模化造林。如今,通过“支部+合作社”模式,依托生态扶贫项目,引导造林合作社参与营造林工程的后期管护、低产低效林改造、中幼林抚育、林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修缮、干果经济林提质增效管理等全过程。
近3年来,吕梁市以规模化、合作化方式每年集中实施“三个100万亩工程”,即荒山造林100万亩、退耕还林100万亩、经济林提质增效100万亩。目前,已累计完成荒山绿化330万亩、退耕还林230万亩、经济林提质增效150万亩,森林覆盖率以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2018年达到了32.8%。
青山带来了绿水。从2016年开始,吕梁市平均降水量明显增加,据气象部门统计,吕梁市近5年平均降水量增加81.8毫米,每年入黄泥沙量减少700万吨以上。
金山银山
实施生态扶贫,表象是“增绿”,改善生态环境,实质是“增收”,助力精准脱贫。逐渐染绿的吕梁山,给当地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入。
“林得财”造林专业合作社社员、60多岁的老光棍贾引民,靠着“卖绿”娶了个新媳妇。在48名社员中,像贾引民一样的贫困户就有45人。合作社成立当年就承接了购买式造林1500亩,社员人均增收超过5000元。
吕梁市林业局数据显示,仅去年,全市有1232个合作社通过议标承担造林任务148万亩,参与造林的务工人数2.7万人,其中贫困群众近2万人,人均可增收6000元左右。
白晋华介绍说,通过造林务工、森林管护、退耕还林补助、经济林提质增效等多种途径,吕梁市有7.6万贫困人口实现了增收脱贫。生态脱贫已成为脱贫攻坚的主渠道之一。
生态助脱贫,林业大发展。吕梁山上的特色林产业也迈了一大步,去年新栽植以沙棘、连翘、花椒等为主的特色经济林21.4万亩,全市特色经济林总面积达到60万亩。

绿染吕梁山 秃山穷山
“人说山西好风光,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多年以来,干旱少雨、多山少绿、沟壑纵横、土壤贫瘠,却是吕梁山的严峻现实。
革命老区吕梁,是延安的东部屏障,红军东征的主战场,也是生态脆弱区。据统计,吕梁山区年输入黄河泥沙占山西省入黄泥沙2.7亿吨中的八成以上,北部风沙区沙化土地面积占区域国土面积的28%。
吕梁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局长白晋华介绍说,全市25度以上陡坡地有230万亩,占全市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全市水土流失面积达1.47万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总面积的七成以上。与此同时,森林分布不均,吕梁市沿黄河分布的兴县、临县、柳林、石楼4个县,森林覆盖率不足20%。恶劣的生态环境曾经被联合国专家认为“不适宜人类居住”。
同时,吕梁山还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吕梁市13个县市区中,就有6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4个省级贫困县。全市1439个贫困村,占行政村总数近一半,22万户、61.3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全省贫困人口的五分之一。是山西省脱贫攻坚中不折不扣的“主战场”。
深度贫困与生态脆弱相互交织、互为因果,双重压力如何破解?
近年来,当地因地制宜,提出同时打响脱贫攻坚、生态治理“两个攻坚战”,探索把建设绿水青山的过程变成群众增收脱贫的过程。

这是2017年6月20日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东山拍摄的环城绿化 新华社发

相关文章